Feeds:
文章
迴響

Faccbook從Google那邊挖來了一個營運長,這是否代表了矽谷hottest的公司已不再是Google了呢?

Google絕對還會是媒體寵兒,只是高層出走,某種程度上暗示了天堂般的工作環境,也隱現了官僚、內鬥的暗潮(?!),只是PR做的很好而已(?!)。沒有特別挖苦的意思,Yahoo!、Microsoft都一樣,當企業大到一定程度時,由新興企業轉到穩健企之間,都會有一群老臣,發現理想願景不再。

如同股價漲多了終將面臨修正,會不會爆發連續離職潮,咱們靜觀其變。

廣告

一週工作四小時

最近接受了皇冠出版社邀請,試讀了Timothy Forriss 的4-Hours Workweek,免費拿人家的看,當然要來這邊回饋分享一下囉。嗯,老實說我滿看好這種邀請blogger試讀分享的marketing方式,當然,前提是要能不干涉blogger的review內容…

回歸主題,幾個月前 4-Hours Workweek在美國tech blog圈掀起了不少討論,經過AVC的Fred Wilson,當時就下定決心把這本書搞到手,只可惜跑遍了pageone、誠品都沒進貨,空運訂貨又閒麻煩,久了竟然就這樣忘了這件事…

直到這個因緣,把中譯本看完。

我自己覺得很受用的幾點:

  • 請把退休時間打散,每過一段時間(如每兩年),就給自己一段迷你退休(到某島住兩個月)。
  • 請把企業外包那套來拿自己用,把不重要但耗時的工作交給印度人做。
  • 過濾掉不必要的資訊,如僅在每天11:00 am, 4:00 pm check email. (美國上班族很多是靠「email」吃飯的…)

基本上,第二點、第三點是達成一週工作四小時的核心方法之一(書中還有提到其他做法),而第一點是達成一週工作四小時後才有可能得到的結果。迷你退休?!這想法當然炫,但請先看清楚,書中一週工作四小時的實例(含作者本身),皆是繞著創業家的模式在走,也就是說,假如您今天是領死薪水的上班族,不好意思,一週工作四小時,請先讓自己被Fire掉吧!

以傳統的工作價值,和資本主義以降,傳承數百年的「上班」行為來看,l想一週工作四小時,是不可能的!因此,開本書一開始,便以新的觀點來重新定義什麼是「成功」,什麼是「富有」,什麼是「自由」…

簡單來說,賺的錢要「乘以」free享樂的時間,才是真正的財富。

先寫到這邊,最近工作上實在太忙了,不得不先停筆。看來一週工作四小時的夢想還離我很遙遠…

有稍微接觸過行銷學的人,一定對4P理論(Product, Pricing, Promotion, Placement)耳熟能詳。然而,隨著打破時空限制的網路走入消費者生活,原先4P理論已略顯過時,奧美首席執行長Brian Fetherstonhaugh在北京AdTech的演說中,提出了4E的看法

  1. Experience
  2. Everyplace
  3. Exchange
  4. Evangelism

第四點,引發了我對Viral Marketing、Word of Mouth的的比較思考:

這三者有何差別呢?我個人認為,差異在於消費者投入程度,和行銷者的干涉程度。

  • Evangelism – 福音式行銷。費者參與度最大,可能由fans組成論壇、社群,設計專屬T-shirt、個別超死忠迷成立專門的blog或錄製podcasting。這些大多是消費者自發性行為,行銷者不一定在幕後推動或策劃,相對行銷者較難掌握成效。
  • Viral Marketing – 病毒散佈式行銷。可遇不可求,一旦成功,可發揮低成本、高成效的廣告效益。網路上常見的Viral Marketing,如Viral Video,大多要先達到某個Tipping Point – 關鍵點,才「爆發急性傳染」如瀏覽人次突破百萬、登上電視新聞、或某高流量部落格無意中提到。當今人人喊創意,個個講病毒,但市場中毒的機率,就像中樂透一樣,不高。為提高成功率,行銷者應同時設計、執行多個Viral Marketing計畫。
  • Word of Mouth – 口耳相傳式行銷。和人類千年前的消費文明同時出現,是上兩者的原形(prototype)。原則上,讓產品品質說話,行銷者閉嘴,不介入口耳相傳流程。但實際上,微妙的運作往往能成為口耳相傳的催化劑。如行銷者本身製造議題,成為散佈正面謠言的第一張嘴。

美國的Apple、Google都是Evangelism Marketing的典範。Microsoft甚至有專門的「福音團隊」,我在Techquila Shot認識的Blogger, kevin Leneway就在微軟的"Developer and Platform Evangelism team"工作。

台灣人似乎比較不愛國貨,既然活在網路時代,就應該把最「精緻」的行銷手段好好發揮。一位曾出差新加坡,觀摩行銷產業的的友人表示,台灣國內行銷領域的「華麗」和「被接受」程度,不輸亞洲其他國家,很有潛力leverage網路社群,扭轉消費者既定的品牌印象。

不禁想向企業大老們喊個話:招募福音部門、經營社群,努力對國中生傳福音,也許五年後,等他們成為網路主要發聲者,我們也能見到台灣版的品牌宗教狂熱!

Powered by ScribeFire.

CNN科技新聞最近頻頻專題報導韓國,今天更連續用了三個片段介紹韓國的「星海爭霸」職業玩家。一個老梗問題又浮上我心頭:台灣的職業玩家呢?

我認為,要形成一種職業運動,必需要有以下要素:

1.廣大的支持者市場
2.充沛的贊助/投資資金
3.社會價值的認同

第三項最為關鍵,台灣電玩小子在兩千年初於WCG世界電玩大賽耀武揚威後,原有機會透過媒體渲染,一次扭轉大眾對「電玩」=「不務正業」的觀感,但隨著近兩年台灣選手在WCG成績節節敗退,喜愛錦上添花的媒體也逐漸冷落這個議題。

為什麼媒體的角色這麼關鍵?因為有了正確的社會觀感,才有可能出現龐大的支持者市場。韓國人已經把game當成能「參與」,也能「欣賞」的娛樂媒介。韓國一般民眾不僅玩gmae,更懂得「觀賞」、「評論」game,連在路上隨便拉個女學生,問她「海爭霸有哪三個種族」,答對率可能像台灣的大學率取率一樣高。職業球隊要有球迷支持,職業遊戲團隊也一樣,且fans男女比例不可過於懸殊,否則難很難跨出次文化的門檻。

最後是第二項,資金挹注問題。在台灣,我認為這是最容易解決的關卡。以今日來說,當下許多竹科公司的決策者、掌權者,年輕時多少都接觸過遊戲,這些中年"geek"已不同昔日那些鄙視電玩文化的老學者、老官員。現在,我們只缺一個組織,缺一些行銷人才,來向這些科技廠商徵求贊助,甚至是認養職業團隊。

當以上三點水到渠成後,也許上述組織就可以開始規劃國內例行賽事,並透過網路、電視轉撥放送。然後呢?用力為大眾洗腦吧!塑造偶像明星選手、出國比賽、推出週邊商品、拍成紀錄片、選手和黑澀會妹妹傳誹文…總之花招可多了,就等優秀的經營、行銷人才投入!

Powered by ScribeFire.

卡丁車也登上CNN

剛剛看CNN白髮灰灰的主播介紹「卡丁車」遊戲的片段,很難想像一款從超任時代就有的「馬力歐賽車」型遊戲,會在這個網路時代再度擄獲玩家的心。而且這回不只是hardcore玩家,是連老老少少阿公阿媽都一起加入這場丟香蕉皮的賽車競技場。

CNN說到,在南韓,平均每四人就一人玩過「卡丁車」(kart rider),可不是嗎?網路作為一個distribution channel,可以把許多原是小眾市場的次文化介紹給大眾,進而讓老酒不但裝新瓶,而且還大賣。想想過去要玩類似遊戲,必須要先有電視遊樂器平台,就算是移植到電腦版,也要經過繁複的安裝手續,這些就足以設下大眾跨不過的門檻了。

所以你說網路casual game有沒有未來?我認為一定有,且我更看好把一些早期遊戲平台的經典對戰/合作遊戲(如這款馬力歐賽車-like,或是炸彈超人-like),複製到網際網路平台。

也許世界上某一個角落,已經有團隊在製作網路版「快打旋風」或「魂斗羅」了!只是這回魂斗羅應該可以一次讓4p甚是8p提槍上戰場掃蕩同樂,反正炸彈超人都可以從單打獨鬥變成大混戰了,不是嗎?

Powered by ScribeFire.

近來在網路上作一些Research,原本要找Google VP of Search Product and User Experience, Marissa Ann Mayer的資料,一個不小心竟讓我跳到Google的管理團隊簡介網頁。

Google雖然是間年輕的(大)公司,但管理團隊可不年輕,個個都有完整的產業經驗,連TCP/IP通訊協定的設計者,享有「網路之父」名譽的Vinton G. Cerf也在VP名單之中。

一般企業的官方網站,其組織介紹頁面很少人會去點閱,但經營網路事業的公司,卻擁有網頁即是產品、使用者接觸網頁頻繁等優勢,可以讓網頁本身成為拉近使用者和企業文化的媒介。像台灣的Yahoo!奇摩、PCHome、天空傳媒等入口網站,應該可以好好利首頁的連結,介紹公司團隊,甚至是「大家長爐邊談話」之類官方Blog和royal users互動,不但有助於資訊透明化,也能促進使用者的親切感,不乏是個低成本形象經營的方法。

當然每家公司的資訊揭露政策不一樣,比起資訊透明化程度(尤其是財報資訊),台灣企業還是相對保守。

The video clip embeded is a virus video about virus videos.

這支卡通短片中提到的人物、場景都曾在YouTube等網站廣為流傳。你認識幾個呢?

所有影片連結如下:

繼續閱讀 »